当前位置:新闻首页  奉俊昊vs韩德尔 《寄生上流》与《罗德琳达》的讽意交织

奉俊昊vs韩德尔 《寄生上流》与《罗德琳达》的讽意交织-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

2020年02月26日 09:43:55 来源:奉俊昊vs韩德尔 《寄生上流》与《罗德琳达》的讽意交织 编辑:李自成宝藏

奉俊昊vs韩德尔 《寄生上流》与《罗德琳达》的讽意交织

奉俊昊vs韩德尔 《寄生上流》与《罗德琳达》的讽意交织

文/MUZIK歌剧,尤其在视觉上以神化英雄为核心、音乐中时常忽来跳跃、哀叹如潮的巴洛克歌剧,堪称最能与其它戏剧交织互文的一门艺术——在甫获奥斯卡四项大奖的韩国电影《寄生上流》里,导演奉俊昊不但让观众与辉煌壮丽的巴洛克音乐撞个满怀,更让来自韩德尔歌剧《罗德琳达》的两段咏叹调,呼应着全片两处关键转折的情节唱响,特别引人注意。〔剧透注意!〕第一段咏叹调[〈无情的我向你发誓〉(Spietati io vi giurai)],出现在金家父亲金基泽当上朴家司机,以及两个孩子弄走了旧管家、好让妈妈也能进朴家工作后。罗德琳达花腔满满地诅咒想要伤害她的恶人,原本充满动感与驱力的音乐,在电影中却似一场加诸于金家篡权计划的天真喜剧:表面上,活泼的古典音乐淡化了计划的黑暗,让观众仍能「站在金家这边」,放松地融入这场蒙太奇。但是音乐在这部电影中,其实扮演着古典希腊戏剧中的「歌队」(chorus),不期然地对进行中的一切时时品头论足,例如罗德琳达复仇的怒吼,便是对金家第一次又骗又诈地取得职位的谴责:他们从一般人变成了恶人。咏叹调点破道德上的模糊,即便观众一时不察,音乐也已成为后续发展的预警。被金家赶走的旧管家,试图在拯救自己藏在朴家地下室多年的丈夫时,意外发现了金家的阴谋,导致金家失手杀了她,才让管家丈夫在之后的生日派对上进行复仇。第二段韩德尔咏叹调[〈我最亲爱的〉(Mio caro bene)],就是在这场派对出现,由来访宾客献唱。欢愉的气氛与第一段咏叹调显成反差,奉俊昊巧妙地让这段充满爱与快乐的音乐,于金家死去一名成员时登场,罗德琳达口中的:「我不再有烦恼」,映衬着即将毁灭金家的悲与苦。「对比」带给观众混合的感受与张力,并再次强调了故事核心的道德模糊。在同样问题重重的世界里,人们眼中的「英雄」进行了卑鄙的篡权,居上位者则因自身的无知,而无权享有手上的优势。这部电影选择《罗德琳达》的另一层意涵,在于后者也是一个篡权故事:葛瑞莫多篡取贝塔瑞多的王位,贝塔瑞多必须取回权柄与妻儿,他的成功迫使葛瑞莫多下台,故事因此又回到一开始的原状。《寄生上流》使用《罗德琳达》两段咏叹调的选择绝非巧合──即便金家没有像葛瑞莫多一样失去所有,但剧情也没有回到初始状态:他们失去一位成员,而且随着父亲角色躲藏至地下室后,被迫分离,原本佔有的「豪宅」则又到另一富家手上。朴家也是不像喜剧收场的《罗德琳达》,仍需面对小儿子长年来的心理创伤,此处奉俊昊直接批判了歌剧神话式的结局——在他的电影中,「幸福结局」根本不存在,对那些越线者尤然——《寄生上流》自不例外。更多古典乐新讯息:MUZIK阅听古典乐24小时古典乐线上听:MUZIK AIR

友情链接: